“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发车




9月2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整装待发。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从一座公路桥下驶过(无人机拍摄)。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从重庆团结村车站驶出(无人机拍摄)。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的驾驶人员在进行发车前的信号确认作业。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重庆团结村车站一名现场工作人员从“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旁走过。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工作人员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前值守。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即将发车(无人机拍摄)。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现场工作人员向即将发车的专列挥手致意。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工作人员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前值守。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9月2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整装待发。

当日上午10点30分,“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首次铁路箱下海出境专列在重庆团结村车站顺利发车。该班列23个柜子全部货物使用铁路集装箱装运,主要货物品类有汽车零配件、电子产品等,到达钦州港后再出口至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此次专列发车是“陆海新通道”首次采用铁路箱承运外贸货,据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介绍,铁路箱下海出境能有效解决西部内陆地区海运箱匮乏、铁路箱富余的问题,有利于铁路部门提升集装箱的使用率、增加经营效益。铁路箱加入“陆海新通道”外贸货物流转,把“一箱到底、原箱出口”的服务辐射到更广阔的内陆腹地,会吸引更多的内陆客户通过“陆海新通道”将商品出口海外,实现多方共赢,互利互惠。

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Catfish(鲶鱼) CMS V 4.9.27